路西法 野狼 LW

我的筆名,是由兩樣我最喜歡的事物組成的。
曾經的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或群或獨的狼。
我喜歡書寫腦中的構想,並賦予他們我所有的一切。
習慣了無時無刻地寫、也十分享受這份甜蜜與痛苦並存的嗜好。
這大概是我唯一到死也不願放棄的事物。

你好,我叫路西法野狼,Lucifer Wolf。
今天的你,過得怎麼樣呢?
讓我來為你寫個故事吧。
讓我來為你說個故事吧。

獨一無二的故事。

噓——


注:『路西法野狼』和『路西法 野狼』皆為我的賬號,可能同步更新。

三十題之睡顏誘惑【塞哈版本】

        這是一個很寧靜的夜晚;雨後的蟲鳴和蛙叫不太響,混合著從窗口細縫飄進來的清新空氣,讓房裡的氣氛越發祥和。

        塞德里克看著卷縮在他懷裡的哈利,臉上的笑容淡淡的,卻洋溢著滿滿的幸福。他睡得很安穩,一隻手搭在塞德里克的腰上、黑髮還是亂糟糟的。(甚至比他醒著的時候還要亂。)

       房裡很安靜,除了細微的蛙叫蟲鳴和平穩的呼吸聲就再也沒有其他聲音。這樣的環境讓塞德里克注意到了許多的其他細節。他先是注意到空氣中屬於潮濕泥土和青草的味道,聞起來像是充滿了氧氣,讓人精神一震。

        他又注意到哈利偶爾會發出細小的夢囈,兩片形粉嫩的薄唇會微啟著輕輕顫抖;讓人看了就想要不顧一切地吻上啃咬,最好能把對方給吻醒然後再對他上下其手。

        自他們向大家坦白戀情,倆人住在一起也有好幾年了。在塞德里克的努力下哈利多少是長出些肉來了,但在同齡的朋友中他依舊顯得瘦小。此刻的哈利雙頰粉紅,又往塞德里克的懷裡蹭了幾下,像個愛撒嬌的小狗一樣可愛。

        塞德里克乾脆側著身子單手撐在下巴,一手則攬著哈利,大掌在他後背輕輕撫摸、就像父母安慰孩子時會做的那樣。

         哈利睡得很沉很沉,就連塞德里克在他臉上親了好幾口他也沒有太大的反應。塞德里克也不介意,只是把他摟得更緊接著又在哈利的耳朵上輕輕一吻,末了還舔了舔。

       哈利終於有些不耐煩似的呢喃了幾聲,可他依舊沒有醒過來,只是換了個姿勢繼續睡。他正面朝上地躺著,腦袋微微地彎向一邊,一手放在肚子上、一手放在頭邊。

       這讓塞德里克更好地看見哈利的睡顏。他的眼睫毛隨著呼吸顫動、左耳因為自己的逗弄而變得粉紅、那雙讓他著迷的唇有些濕潤……塞德里克知道,那雙緊閉的眼簾下有著世界上最漂亮的綠色翡翠。

        哈利並不是塞德里克認識的人中長得最好看的,卻一直吸引著他。這張臉彷彿怎麼看都不會膩,這個人散發出來的氣質像是毒品,他根本就戒不掉也不想戒。

       完完全全地陷進去了阿……。

       塞德里克以腹指輕輕撫摸哈利的臉,唇邊的微笑越來越深沉,越來越柔和;像是世界上最濃厚的愛意,怎麼都化不開。

       「塞德……嗯……塞德……」突然的呼喚讓塞德里克愣了愣,他以為哈利醒過來了,最後卻發現小傢伙只是在說夢話。

        怎麼辦,好想用力地親吻他逼他醒來,在他朦朧不解的目光中狠狠地佔有他;他好看的唇會動情地呼喚自己的名字,白皙的身子也會染上好看的顏色。

        他所有的變化,都是因為他。

       「塞……唔,塞德……」哈利的呼喚把塞德里克從幻想中拉了回來,他的小獅子又自動自發地縮回自己的懷抱中依賴地蹭了蹭。

        「我在,寶貝,我一直都在。」塞德里克小心翼翼地把人抱緊,不忘在哈利的額頭上印下一個吻然後輕聲說著。哈利像個小毛球一樣卷縮著,然後又沉入他的夢境之中。

       塞德里克依舊看著哈利,突然想起某人說的一句話。

     

       「一個人若是將自己最沒有防備的一面毫無保留地展露在另一個人的面前,那他們一定是互相信任、互相愛慕的。」

       塞德里克的心突然像是被填滿一般,感覺漲漲的卻溫暖無比。他壓下想要弄醒對方的想法,決定還是等早上的時候再來一個『親密的床上互動』。塞德里克笑著,淡淡地在哈利耳邊說了一句:「安心睡吧,我的寶貝。」

       夜晚很安靜,他們很美好。

    ——Endless

评论(3)
热度(28)
©路西法 野狼 L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