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 野狼 LW

我的筆名,是由兩樣我最喜歡的事物組成的。
曾經的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或群或獨的狼。
我喜歡書寫腦中的構想,並賦予他們我所有的一切。
習慣了無時無刻地寫、也十分享受這份甜蜜與痛苦並存的嗜好。
這大概是我唯一到死也不願放棄的事物。

你好,我叫路西法野狼,Lucifer Wolf。
今天的你,過得怎麼樣呢?
讓我來為你寫個故事吧。
讓我來為你說個故事吧。

獨一無二的故事。

噓——


注:『路西法野狼』和『路西法 野狼』皆為我的賬號,可能同步更新。

有你的早晨

→hp同人

→配對為塞德里克 迪戈里x哈利波特

→abo婚後日常向

→r15注意

→深夜睡不著開個短小溫柔的車


【以下正文】


        當陽光照射進房中,依舊躺床上的人有些不適應地蹙了蹙眉頭、發出幾聲模糊的呢喃又扭動著身子往被子裡縮去。

        溫暖的被窩讓他眷戀,這裡頭還留有屬於他愛人的味道。松木的清香飄蕩在房裡,像是這世間最美好的擁抱,將他緊緊環繞又勾得他心底不住發癢。

       「小獅子,你該起床了。」低沉的嗓音像是正在演奏的大提琴,在空氣中引起共鳴、一同震動然後盡數入了他的耳中。彷彿入了冬天的湖,讓他起了層層疙瘩亦讓他清醒了幾分。

        奇怪,怎麼有的時候聽起來就堪比世界上最強的催眠術呢?

        「……可我不想動……。」他逃跑似的卷縮成一團,像被煮熟的蝦子;而他的愛人顯然不打算就這樣輕易放過他。只見那人爬上床,從後抱住被子裡的他;他把下巴擱在他的肩膀上,輕柔的吻伴隨著溫熱的呼吸印在他的後頸。

        他狠狠一顫。

       空氣染上了一種奇異的香味,只要仔細聞聞就可發現那是蘋果與百合的混合香味;味道不濃,但他感覺到身後的人呼吸加重了。

        男人仍在親吻他後頸的敏感處,甚至故意伸出舌頭貪婪地舔舐。他顯然禁不起這樣的挑逗,儘管努力壓抑但還是洩出些許細微的呻吟。

        「不,不要了……昨天才……嗯……」他的話語淪陷在男人綿密而洶湧的親吻中。他承受著對方狠戾的啃咬和霸道的進攻,直到停下時兩人都是氣喘吁吁。

        「讓你賴床呢,這是懲罰。」舔去一絲殘留的水漬,男人低笑著如此回答他;灰色的眸子閃爍著愉悅卻危險性十足的光芒。

        男人又開始舔他的後頸,像個毛躁的大型犬。

        突然,男人在那處啃了幾下,留下好幾個粉紅的吻痕與暗紅的牙印。空氣中的蘋果百合香和忽然濃重的松木香激烈地糾纏在一起,竟化出一種令兩人陶醉的香味。

        那是屬於他們的獨有氣息。

       他受不了地發出呻吟,感覺到自己赤裸的臀部正頂著一個硬梆梆的東西。「你,你真的是個渾蛋。」身體就和燒紅的臉頰一樣火熱,他瞪了自己的愛人一眼,有氣無力地說道。

       「親愛的,這並不妨礙我對你的愛不是嗎?」昨夜直至凌晨的歡愛讓男人輕易地就進入他的體內;兩人一同發出滿足的呻吟,彼此加重了擁抱的力度、企圖與對方就這樣身心皆合而為一。

        「寶貝,我們要個寶寶好不好?」他渾身酸軟地纏繞在愛人身上承歡,在快感中浮沉時聽到了這麼一句話。他反射性地顫抖了下,換來男人的悶哼。

        然後他看見他戲謔挑起的眉,和一抹異常燦爛的笑容。還來不及求饒,他再度深陷於暴雨般的快感中;房中皆是他軟綿的呻吟和兩人香甜的氣味,甚至還有淫糜色情的水聲與肉體相撞的聲響。

         緊緊地攀住愛人,他艱難地開口。

        「我,我想要……啊,嗯啊……塞德,塞德……的孩子……啊!」

        牢牢地抱緊愛人,他溫柔地回答。

        「是我們的孩子,哈利。」

       「我愛你。」


        ——Endless


後記:我我我只是餓了自己煮一碗糖吃⁄(⁄ ⁄•⁄ω⁄•⁄ ⁄)⁄

评论(8)
热度(38)
©路西法 野狼 L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