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 野狼 LW

我的筆名,是由兩樣我最喜歡的事物組成的。
曾經的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或群或獨的狼。
我喜歡書寫腦中的構想,並賦予他們我所有的一切。
習慣了無時無刻地寫、也十分享受這份甜蜜與痛苦並存的嗜好。
這大概是我唯一到死也不願放棄的事物。

你好,我叫路西法野狼,Lucifer Wolf。
今天的你,過得怎麼樣呢?
讓我來為你寫個故事吧。
讓我來為你說個故事吧。

獨一無二的故事。

噓——


注:『路西法野狼』和『路西法 野狼』皆為我的賬號,可能同步更新。

I will be with you,always. {CDHP}{發糖}{站塞哈王道}

{I will be with you,always.}

→文苑首發

→此配對為《哈利波特》系列裡的塞德里克 迪戈里x哈利 波特。

→故事背景設定為三巫鬥法賽最後環節,哈利獨自去拿獎杯並面對伏地魔,故塞德里克沒有死。

→另外,哈利和塞德里克在哈利三年級就開始秘密拍拖,但哈利還是很不習慣,呵呵。

→我用的是中國的翻譯版本,塞德里克=西追、赫敏=妙麗、羅恩=榮恩,要是有什麼名字看不懂可以問,我會回答噠,謝謝。

>CDHP屬於對方,HP中的人物皆屬於羅琳阿姨,OOC屬於我(啾咪)

以下正文。

※※※

  夜半三點,又圓又大的月亮高挂在深藍色的空中;柔和華美的月光透過稀薄的雲層,照在寧靜而雄偉的古堡上。

  霍格沃茲魔法學校的看門人——費爾奇先生正一如既往地在古堡的各處巡視,懷中抱著他最疼愛的貓咪,洛麗絲夫人。老人烏黑的眸子警惕地瞇起、略粗的眉毛蹙起不悅的弧度、他乾裂且無血色的嘴唇半抿著,嘮嘮叨叨說著些什麼。

  他一遍又一遍地掃視自己的四周,想要尋找一個可以讓他心情變愉悅的可憐獵物。

  「喔……是的,親愛的,是的……我也聽見了那可疑的聲音……」有著如紅寶石眼眸的瘦小灰貓發出低啞的嗚鳴,彷彿就在回應主人的話語。

  「我們會抓到他們的,我可愛無比的洛麗絲夫人……一起,我們會一起抓到他們,讓他們嚐嚐各式各樣的苦頭!」費爾奇先生惡狠狠地說著。似乎預見了自己是如何抓到違規的學生,他惡劣地乾笑幾聲,然後朝廚房的方向走去。

  「或許我們該換個地方,有什麼好地點麼?」在費爾奇先生忽略的陰暗角落,有著半捲的黑髮的英俊男孩低聲說著,黑矅石般的雙眸正緊盯著被他半護在懷裡的男孩。

  「嗯……呃,廢棄的教室……?」身後一堵石牆,身前又一堵人牆的處境讓哈利有些緊張。他的雙手彷彿不是自己的了,東縮西躲卻不知該往哪兒放;最後,哈利緊緊地抓住自己的袍子,那大概是他唯一的選擇。

  「你指你一年級的時候發現厄里斯魔鏡的那間?」塞德里克輕聲問著,確定費爾奇已經走遠以後才拉着哈利小心翼翼地從黑暗中退出來。

  「是的,咦?你,你怎麼知道那是我一年級去過的地方?」塞德里克的手比他大上一些,有點粗糙但很溫暖。哈利懸著的心因為大男孩的手掌而放鬆下來,又因為他的話語而變得疑惑。

  塞德里克看著哈利,輕輕地笑了。他喜歡哈利的每一個表情,例如現在:格蘭芬多的小獅子眉頭微蹙,望着他的眼神卻沒有一絲煩躁,而是充滿好奇和探究、大概還有不少的害羞,而他喜歡看他害羞的樣子。

  「我知道很多關於你的事,哈利。呵呵,我知道很多……但還不夠,一點都不夠。」塞德里克那麼說,自顧自地牽起哈利的手朝他們新的目的地前進。

  哈利覺得很慌張。

   赫夫帕夫男孩帶給他的緊張感是前所未有的,與他獨處讓哈利感到不知所措。梅林的鬍子啊!他寧願面對蛇妖和攝魂怪也不願和這個院草兼校草獨處!

  哈利想起了不久前,他是如何被設計奪取了血液,然後眼睜睜地看著黑魔王——伏地魔復活。最後他暫時逃過離那邪惡巫師的魔掌,但未來事情將如何發展卻是個未知數;哈利討厭未知數,那讓他覺得自己變得更加渺小無力。

  痛苦的回憶讓哈利額角那閃電型的傷疤隱隱作痛。他手臂上剛痊癒不久的傷似乎也受到了影響,一陣一陣地發麻。哈利不自覺地僵了僵身子,因而踉蹌了幾步。

  察覺男孩的不自在,塞德里克將他的手握得更緊。

  哈利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麼到達那間教室的,他只是任由塞德里克寬大的手掌帶領他;腦子裡卻無法停止想起自己已故的父母和伏地魔蒼白狠毒的模樣。

  「哈利,哈利?你還好嗎?」當哈利回過神來,赫夫帕夫的級長正盯著他看。帥死人不償命的臉孔放大般地出現在他視線之內,填滿了他所能見的每一個角落。

  塞德里克的眼睛很漂亮,哈利一直如此認為;真要拿什麼來比喻那雙眼睛,哈利首先會想到的是野鹿。

  又黑又大、靈動無比、純粹乾淨……各式各樣的形容詞在哈利腦海中浮現,驅走了那些讓他害怕的記憶。

  「噗嗤……」大概是被自己莫名其妙的形容詞給逗笑了,哈利深深覺得要是赫敏知道了他的用詞,一定會把他抓到圖書館給他惡補英語。

  喔——看在梅林的份上!他才不要呢!

  塞德里克將哈利的一切反應盡收眼底。他先是望了自己一眼,又開始發呆;從蹙眉到輕笑再蹙眉又焦躁,哈利並沒有說過一句話。

  薄唇緊緊地抿著,碧綠的眸子閃爍著似乎在思考什麼。臉上的表情隨著他的思緒變換,他本人卻一點都沒有發現。

  可愛極了。

  真的是,可愛得不得了。

  塞德里克抬起瘦小男孩的下巴,低頭輕輕地吻上了那雙唇瓣。他清楚看見綠眸男孩驚訝地瞪大了雙眼,而塞德里克在那片綠色中發現了自己的身影。

  發出愉悅地低笑,塞德里克將哈利摟進懷中抱緊,一手則揉了揉男孩難以馴服的雜亂黑髮、順勢把他壓向自己的唇加深了他們之間的親吻。

  預料之中,哈利慌亂得找不著方向卻又不敢推開他。最後,黑髮的小獅子只是認命一般地閉上雙眼,僵硬地站著彷彿在面臨比伏地魔更可怕的事物。

  哈利的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躍著,好似下一秒就會跳出他的身體。他可以感覺到塞德里克溫熱柔軟的唇,還有那個不安分卻也靈活無比的舌頭,優秀的大男孩甚至還會咬他!

  我的梅林啊!他該怎麼做?他該怎麼做?!

  思考啊哈利!動動你的腦袋瓜子!

  如果我是赫敏我會怎麼辦?如果赫敏被親了會怎麼辦?

  ……好吧或許問赫敏不是個好主意。

  哈利過度緊張的樣子讓塞德里克禁不住地想要發笑,大男孩同時對此感到滿滿的無奈。

  兩個男孩明明已經交往一年了,可是塞德里克花了大概九個月,想盡了辦法、用盡了心思、才如願地品嚐到了對方的唇;沒錯,就只有唇而已!

  哈利比塞德里克小上三歲,雖然到今年為止這個小傢伙已經多次險中生還,但他其實並沒有比眼前這位校草成熟到哪裡去。

  尤其在感情方面哈利顯得更為遲鈍,和羞澀。

  然而目前塞德里克並不太執著於哈利的慢熱,他有的是時間,即使他今年就要畢業了也無所謂。

  讓大男孩擔心的,是哈利不久前獨自面對了伏地魔。這個他所愛著的男孩親眼目睹了敵人的重生,並且幾乎死在對方的手下;卻在逃脫以後,被各式的懷疑與恐懼緊緊包圍,一一否定。

  除去他親密的友人與家人,哈利幾乎是被孤立的。

  哈利渡過了一個非常糟糕的學期。他一直悶悶不樂,對著塞德里克也只是強顏歡笑。然而在這一系列的事故發生以後,和塞德里克的相處的時光成了他目前唯一的歡樂來源。

  雖然只有一點點,但對他而言已經足夠了。

  能認識塞德里克真的是太好了,哈利常常這麼覺得。

  這樣的想法讓哈利不自覺地放鬆下來;下意識地,他抓緊了塞德里克的衣擺,輕輕地靠在對方懷中。熟悉的溫度與味道讓他變得軟弱,哈利想起大部分人看他的眼神,以及那些漠然噬人的態度。

  他覺得委屈、覺得徬徨、當然還有憤怒。所有的情感混雜在一起,卻在塞德里克的懷抱中化作悲傷與淚水,狠狠地擊垮了他。

  黑眸的男孩適時地結束了那個吻。他隨後捧起哈利佈滿淚痕的臉,一下又一下,落下如蜻蜓點水般的親吻。

  長年參與魁地奇比賽讓塞德里克的手產生了薄繭,他摩挲著哈利因為哽咽而憋紅的臉龐,輕聲道:「嘿,沒事的。我會陪着你的,哈利,我一直都在。」

  自三巫鬥法賽結束以後,哈利已經在心中感謝了梅林幾千次,甚至幾萬次!

  天知道他是多麼慶幸當時他聽了塞德里克的話,搶先拿了獎杯。雖然事後塞德里克自責不已,但對哈利而言,塞德里克平安無事才是最重要的。

  他喜歡著的男孩平安無事,那就夠了。

  「我,唔……我知道你會在,你,你說了好,好多次了……」哈利結結巴巴地說著,抬手用衣袖抹去淚水。他的動作有些粗魯,似乎是不喜歡這樣情緒化的自己。

  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哭泣顯然嚴重地傷害了哈利的自尊心,他覺得既難堪又窘迫。

  「嘿,格里男孩,看著我。」哈利吸了吸鼻子,然後抬頭看向塞德里克。

  「現在,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哈利又開始咬自己的嘴唇,那是他不安時的潛意識動作。只見他眨了眨綠眸,舉棋不定地回答塞德里克:「呃,你?」

  「呵呵,是你。哈利,是你喔。」塞德里克又捧起哈利的臉,深邃的黑色眸子定定地望着這隻不斷撩撥他心弦的小獅子;他的眼神那麼安靜,卻好像烈火那般熾熱。

  哈利在那雙眼睛裡發現了自己的身影。

  ——是誰說赫夫帕夫都是誠實的?!眼前這個身為獾學院級長卻在對自己毛手毛腳的大男孩又要怎麼解釋!

  「唔,不,塞德,不要捏我屁股!那很痛!」上一秒還溫柔體貼的塞德里克突然一百八十度轉變,他臉上依舊掛著可以迷倒全校女生的帥氣笑容,手卻壞心眼地遊走著這邊戳戳,那邊捏捏。

  不難看出他心情一整個愉悅。

  「喔!住手!你,你這個……這個,流氓!」哈利羞憤地拍開自己屁股上塞德里克的手,賞了他一記狠瞪就打算自行離開,卻被他抓住了手、再次地跌進他的懷抱中。

  「我只對你耍流氓啊!」塞德里克輕而易舉地抱起哈利沒幾兩肉的身子,然後一屁股地坐在靠近窗口的位置,悠閒地賞月看夜景。

  「你知道的,哈利,我不會離開你的。」

  「……嗯。」

  「就算全世界的人不相信你,我也會在身邊陪着你,一直。」

  「羅恩和赫敏才不會那樣。」

  「你確定?赫敏就算了,羅恩?」

  「喔拜託他又不是故意的……」

  「跟我一起的時候不准想別人。」

  「……赫夫帕夫的包容呢?!」

  「你是例外。」

  「……」

  「我喜歡你臉紅的樣子。」

  「……閉嘴啦!」

  看著哈利炸毛的樣子(雖然他的頭髮看起來像是時時刻刻都在炸毛)塞德里克很是愉快。喔是的,他喜歡這〝大難不死的男孩〞的一切。

  不知從何時開始,他總是希望對方眼裡只有他。他發誓要霸佔他的世界,他要他的世界只有他。

  他希望哈利 波特的眼裡只有塞德里克 迪戈里。

  這是塞德里克的報復。他要報復這個把他思緒攪亂的男孩;他要報復這個偷走他心的男孩;他要報復這個男孩,用一輩子的時間。

  當然,他還在努力。(畢竟對方是隻遲鈍的小獅子!)

  他又低頭親吻他如玉的綠眸,有些遺憾自己又沒能把對方吃乾抹淨。

  不過,塞德里克有的是時間,所以他並不需要太急躁或擔心。

  因為他會陪着他,直到他們雙雙消逝的那一刻。

  『He will be with him,always,and always.』

——Endless.

by 路西法野狼

後記:很喜歡這部小說和電影,在15歲入腐之後更是莫名其妙地愛上塞哈這對冷cp。網絡上的HP同人文很多很多,德哈、斯哈、all哈等等……唯獨塞哈少得可憐,於是我自給自足了,求同好啊qwqqqq

大部分的HP同人我都沒有看過,日後有機會來看!請各位朋友多多指教!

评论(2)
热度(37)
©路西法 野狼 L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