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 野狼 LW

我的筆名,是由兩樣我最喜歡的事物組成的。
曾經的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或群或獨的狼。
我喜歡書寫腦中的構想,並賦予他們我所有的一切。
習慣了無時無刻地寫、也十分享受這份甜蜜與痛苦並存的嗜好。
這大概是我唯一到死也不願放棄的事物。

你好,我叫路西法野狼,Lucifer Wolf。
今天的你,過得怎麼樣呢?
讓我來為你寫個故事吧。
讓我來為你說個故事吧。

獨一無二的故事。

噓——


注:『路西法野狼』和『路西法 野狼』皆為我的賬號,可能同步更新。

死神一露 那个名字

死神短文

黑崎一護視角
→几年前的文,刚好翻到感触良多就给放出来了
在我的世界里,你们永远都是我的白月光,我的美好

以下正文


 初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我似乎已經不太記得了。後來,我開始懊惱我的粗神經。這麼重要的日子我應該記得的,但我沒有。

 我記得,你出現那一刻,在你身邊環繞翩翩起舞的紫黑色羽蝶。「叮鈴」一個清脆鈴響,它煽動翅膀而後揮灑點點塵粉進到我的房間。

 你在下一刻穿透我的房牆步入我的房間。

 你身着黑色死霸裝,腰間掛著一把雪白通透的刀。你的個子那般矮小,似乎只到我的胸口,神情卻是嚴肅無比,無絲毫怠慢。

 依稀記得,那時你秀眉微蹙,嘴裡叨念著什麼。在思考在擔心。我卻把你誤認為幽靈還是孤魂野鬼什麼的。畢竟我能看見這類東西那麼多年,你又穿牆而過。

 你是幽靈吧?

 是嗎?

 你居然對我視而不見…你以為本大爺好欺負嗎?!我一個盛怒,狠狠地賞了你一腳。你依舊一個茫然。不得不承認,那樣子挺可愛的,你知道嗎?

 後來…

 後來,你給我解釋。你說你是死神,來自屍魂界。你手裡拿著圖冊,畫下解說圖。解說圖是很清楚啦,我看得明白。

 但是你可否解釋為何解說圖里的幽靈和虛是兔子和熊?

 ………你的畫功實在讓人不敢恭維。

 然後…

 然後,你居然說你的年齡是我的三百倍。你一定是個腦袋秀逗的死神。我當下是這麼想的。結果證明我是自討苦吃,被妳束縛,無法動彈。

 卻在那個時候,我家被襲擊了。

 那追尋我而來的虛,抓走了夏梨,傷了遊子。你幫我救下了夏梨,我卻是個熱血的白痴。我竟然就那樣地衝上前,卻沒有下一步的打算。

 然後我的眼前一片血紅。

 殷紅的液體噴灑在我的身上,我能夠感受到那液體的灼熱與刺眼,卻不是我自己的血液。

 你竟然,為我擋下攻擊。

 用比我嬌小許多的身子,為我擋下那凜冽的攻擊。

 我不明白你是如何做到的。

 能夠那樣迅速而無雜念地衝上來保護一個白痴人類的你,到底下了什麼樣的決心?又用什麼意念去支撐自己不貿然昏過去?

 我不明白,你有多堅強。

 眼見第二輪致命攻擊就要襲來,你卻已經重傷不已。我的心頓時涼了大半截。你癱坐在路燈下,燈光映得你的小臉如斯蒼白。與那依舊流出的液體形成強烈的對比。

 你卻依舊清醒。

 你在想辦法要解救我們。

 我還是不了解你的堅強。

 「我將我的死神之力借給你。」你淡淡說著。

 我不知那樣,在日後會陷你與不義。而你亦沒有告訴我,那是被禁止的。

 你只是堅定地將那把雪白的刀握緊面對我,對著我露出淡薄的微笑。燈光下的你依舊蒼白,卻美得深沉。令我有那麼一瞬,失神了吧,我想。

 「人類!吾為死神,朽木露琦亞。」你笑了,那樣道。

 「我有名字的!我叫黑崎一護,是人類初中生!」仔細一想,我的回答似乎挺白痴哈?

 然後…

 然後你一個用力,那把刀沒入我的身軀。專屬於你的力量,源源不絕的沒入我的身子。

 那時我似乎,有那麼一點點明白了。

 你的堅強,你的溫柔。

 雖然在未來的日子裡,你一次次將我對你的認知打破。

 朽木 露琦亞。

 這個名字我記住了,永生不忘。

 在多久以後,我又記不清了。

 我只記得,朽木露琦亞。

 一個堅毅,強大而溫柔如水的名字。

 一個在我徬徨無助的時候將我帶回軌道的名字。

 一個讓我堅持下去的名字。

 一個美麗淡然的名字。

 一個傻乎乎的名字。

 一個,我深愛的人,的名字。

 朽木露琦亞。

 露琦亞。

 這裡是一護。

 爱你的,黒崎一護。

评论(10)
热度(10)
©路西法 野狼 L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