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 野狼 LW

我的筆名,是由兩樣我最喜歡的事物組成的。
曾經的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或群或獨的狼。
我喜歡書寫腦中的構想,並賦予他們我所有的一切。
習慣了無時無刻地寫、也十分享受這份甜蜜與痛苦並存的嗜好。
這大概是我唯一到死也不願放棄的事物。

你好,我叫路西法野狼,Lucifer Wolf。
今天的你,過得怎麼樣呢?
讓我來為你寫個故事吧。
讓我來為你說個故事吧。

獨一無二的故事。

噓——


注:『路西法野狼』和『路西法 野狼』皆為我的賬號,可能同步更新。

蓝田温玉雪中暖 三

戳tag关注方便查看
其余注意事项请戳前面两篇,最近大考不太整理这边,日后会慢慢弄好,也会慢慢更的
肉什么的,只能慢慢等了,我是佛系肉手

以下正文

  玉自寒合上手中的书,觉得自己最近似乎都没法好好看书了。先前战枫突然的亲近让他无所适从,如今银雪坐在他身后说是要给他整理头发……

  玉自寒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让男子给他梳头,虽然他自己倒是没少为如歌梳头绾发,但这总归是不同的。他身后的这位可是银雪啊……父皇将其视为上宾,百姓将他当做仙人,连如歌都处处包容的家伙。

  雪当然意识到了玉自寒的不安。应该说,自他和战枫一同住进这山林,玉自寒没有一天是真正静下心的。雪倒是越发觉得玉自寒可爱。明明先前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这男人都能淡然处之,当真是应了他的名字:温润平和如白玉,如今却因为他和战枫的表白惴惴不安。

  实在可爱得紧。

  雪知道,玉自寒一直都很努力在调适自己的心情。大概也是仗着身子残疾,听不见、"说"不出,就那样假装两人并不存在,然后默默地过着每一天。他不抗拒战枫和银雪的接近,却也没有让他们踏入他的心底。

  不过要说银雪和战枫有什么共同点,那应该就是俩人都很闲。他们闲得能够任玉自寒消磨时间,也不急着从男子那边得到什么认可。这多少让玉自寒放松下来,他尽量以最客气的方式对面对他们,那样既礼貌又不会太过亲近。同时,玉自寒不断地告诉自己:赶紧忘记两个男人的间接告白,想想可爱得如歌呀。

  银雪拿着一把檀木制成的梳子,动作小心而轻柔地梳理着玉自寒的黑发。许是对方保养得当,一头青丝柔顺又浓密,好似一匹上好的绸缎那般惹人喜欢。玉自寒虽然不太习惯这样的行为,但银雪的手法还是让他舒服得眯起双眼。阳光自床边照在二人身上,暖洋洋的更让玉自寒昏昏欲睡。

  雪也注意到了玉自寒的变化,他的嘴角不可抑制地弯起好看的弧度,手上的动作越发温柔。雪原本还打算给玉自寒束个发,如今看来是没有那个必要了。好在对方也已经用过午膳和草药,偶尔睡个午觉也无伤大雅。

  不一会儿就传来了一阵又一阵悠长轻缓的呼吸声,玉自寒竟毫无防备地在轮椅上睡着了。雪起身拿了个薄毯给他盖上,又点上了安眠香。他的动作一直都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发出任何声响就怕扰了玉自寒的清梦。

  银雪蹲在玉自寒身前望了许久,他的视线从玉自寒的发丝开始慢慢往下至额头、眉眼、鼻、颊、耳、唇、甚至是下巴。仿佛想要将他的所有细节都刻入心中,再也不忘。

  「小傻瓜,这不是已经不抵触我们了吗?我们可有的是时间,慢慢走入你的心呀。」雪似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对玉自寒说,最后在睡着的人儿的额头留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似乎是不满足,随即往下又在唇角轻点一下。雪像是个吃到糖的孩子,喜滋滋地笑着一边不着痕迹地瞄了窗外的树一眼。

  「啪」的一声,大概是树枝断裂的声响,而一抹幽蓝闪现在茂密的树叶之中。

  雪在住进山庄的几天后就在玉自寒房中添了几处的地毯,这时可就派上用场了啊。只见雪轻轻地哼着一首无名的曲子,一边靠着身后的木台脚坐在地毯上,心情愉悦地看着眉目柔和的男子,久久不愿离去。

  「玉儿,我的玉儿……我定能让你的身子恢复如初。」

  你可一定要亲耳听听我为你作的曲呀。
 
  

评论(11)
热度(21)
©路西法 野狼 L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