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 野狼 LW

我的筆名,是由兩樣我最喜歡的事物組成的。
曾經的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或群或獨的狼。
我喜歡書寫腦中的構想,並賦予他們我所有的一切。
習慣了無時無刻地寫、也十分享受這份甜蜜與痛苦並存的嗜好。
這大概是我唯一到死也不願放棄的事物。

你好,我叫路西法野狼,Lucifer Wolf。
今天的你,過得怎麼樣呢?
讓我來為你寫個故事吧。
讓我來為你說個故事吧。

獨一無二的故事。

噓——


注:『路西法野狼』和『路西法 野狼』皆為我的賬號,可能同步更新。

蓝田温玉雪中暖 二


→bl
→烈火如歌同人
→两攻一受的3p
→我想蟹肉
→不定期更新

      自那天之后,雪和战枫留了下来,雷打不动怎么都不愿意再离开。玉自寒是为此生气过的,毕竟在他的认知里这两个男人应该要疼爱如歌、保护如歌,而非来到他这深林里无所事事地待着。

  玉自寒甚至兴起想要随如歌回到江湖上的冲动。若他的江湖势力不足以保护如歌,那要他回朝堂也并非不可。他不只想了,也差点就那么做了。

  他的歌儿却怎么都不允许他跟着回去。

  玉自寒舍不得烈如歌难过,更见不得她掉一滴泪,只好乖乖答应她会在山林里继续隐居养病。如歌起先也待了几天,但随后就因为烈火山庄的事必须先回去。玉自寒自是不舍,没了这么一个叽叽喳喳的可人儿,他的世界又得回归到寂静之中了。

  若是没有如歌,那他的世界便是真正的沉默。

  「师兄你别担心,我会常常来看你的!要是他俩欺负你,你就写信告诉我,我会帮你教训他们的!」烈如歌说着,完全不避讳站在一旁的银雪和战枫,说完还在玉自寒的额头亲了下。

  玉自寒一愣,心里泛起一种酸酸甜甜的感觉。额头上微湿又凉的感觉让他少见地生了害羞的感觉。虽然他面上依旧是那个闲适淡然的模样,但双颊明显多了两朵红霞。

  「好好照顾自己。」玉自寒拍拍如歌的手,又整了整她脖子上那曾经属于他的羊脂戒指。如歌甜甜地应了声好,随后就站起来准备回烈火山庄了。由于她背对着玉自寒,如玉的男子并没有发现红衣女孩哀怨地瞪了两个男子一眼。

  站在一旁的玄璜却是想逃也逃不过。他莫名觉得三人视线对上的瞬间,一串串的对话飘了出来。

  嗯?你问内容?玄璜觉得大概就是……

  「你们两个不许欺负师兄!」

  「……」

  「我才不会欺负小寒!」

  「你们不准对他动手!」

  「……」

  「我才没有那么禽兽,你居然这么想我,我会伤心的……」

  「我就不准!你们要是乱来我就跟你们拼命!」

  「不会乱来,你安心。」
  
  「玄璜,照顾好玉师兄。」玄璜在听到如歌的声音时才如梦惊醒似地点了点头。于是那山林中就多了两个性格迥异的男人,正努力尝试,想要融进玉自寒的生活里。
  
  ※
  
  玄璜有点纠结。明明他才是玉自寒的贴身护卫,为什么战枫来了就要把他的工作抢走;明明是他负责玉自寒的一切起居,为什么银雪来了就要把他的工作抢走?

  偏偏他还抢不过……。

  玄璜不只一次被战枫盯得浑身发麻,最后只好灰溜溜地到厨房准备吃食,结果厨房却被银雪霸占了。他在厨房站了半天,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帮银雪煮药或者准备餐点。正当他准备离开的时候,银雪叫住了他。

  「小哥,你帮我看着这些药,还要再煲两个时辰呢。注意呀,别让水干了,剩下小半锅的时候就拿起来吧!」银雪说着,随后又嘱咐玄璜记着时辰好弄些药膳给玉自寒调理身子。

  玄璜还来不及应好,银雪风风火火地离开了,神情似乎有些着急。玄璜闻着空气中丝丝的清香药味,忽然觉得这样的生活或许也没有什么不好。

  只是,照烈姑娘的说法,这战枫和银雪竟对公子有着不纯的心思?玄璜自认处事不惊,但当初他与其他同僚听见如歌的话时,几乎要把屋顶给掀翻了。虽说近几年南风盛行,但战公子和雪公子怎么就突然喜欢上他们家公子呢?

  他并不瞎,也明白战枫和雪对如歌的感情绝不可能是儿戏,难不成这当中还有他不知道的隐情?玄璜无奈地摇摇头,一种无力感席卷全身……他果然不适合谈儿女私情吧?一点都无法理解其中复杂。

  此刻,玉自寒正待在院子里,试图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书的内容上。他已经习惯了护卫们待在暗处保护他,就算是玄璜和黄琮也总是需要时才会让他意识到他们的存在。

  战枫一动不动地站在他旁边,像个雕像却突兀得可以。他的世界是无声的,但其他的感官因而敏感许多,而战枫就似一团幽幽蓝火,看似冷漠却几乎要把他灼伤。玉自寒罕见地不安起来,甚至无法静下心看书。

  战枫立在玉自寒身边,稍稍转头就能看见人儿略显粉红的耳尖。他失了平日的怡然自得,连海棠花先后落在他的发顶和肩膀,他都没有发现。桃红色的花瓣娇嫩美丽,在战枫眼里却不及玉自寒的一抹粉色。

  男人弯腰,动作轻柔地捡了那海棠,忽然靠近的温热气息让玉自寒迅速转头,向来温静的眸子里显然可见一丝惊讶。只见玉自寒的身型一顿,几乎不敢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战枫此刻靠得极近,半敛的眼帘下幽蓝眼眸深邃幽静。他抓起玉自寒的手,把海棠放到对方掌心。

  有那么一瞬间,战枫升起了想要亲吻玉自寒的冲动,却又顾虑到他的心情悄悄按捺着。他轻轻地捏了捏玉自寒的掌心,随后又迅速放开再站好,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

  这一切被雪看在眼里,白衣美人又不悦地蹙眉,神情既委屈又懊恼。

  银雪其实也很苦恼,他一直喜欢着如歌。喜欢她的单纯,喜欢她的坦率,却在时间的潜移默化下渐渐将注意力转向了玉自寒。若要问是为何,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不曾想战枫竟也对玉自寒生了相同的情愫,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说好公平相争,但对着玉自寒,二人似乎越来越无法压抑情绪,巴不得时刻贴在他身边才好。

  唉,战枫似乎展开攻势了呢……他银雪可不能落后呀?
  
  

蓝田温玉雪中暖 三

评论(16)
热度(39)
©路西法 野狼 L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