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 野狼 LW

我的筆名,是由兩樣我最喜歡的事物組成的。
曾經的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或群或獨的狼。
我喜歡書寫腦中的構想,並賦予他們我所有的一切。
習慣了無時無刻地寫、也十分享受這份甜蜜與痛苦並存的嗜好。
這大概是我唯一到死也不願放棄的事物。

你好,我叫路西法野狼,Lucifer Wolf。
今天的你,過得怎麼樣呢?
讓我來為你寫個故事吧。
讓我來為你說個故事吧。

獨一無二的故事。

噓——


注:『路西法野狼』和『路西法 野狼』皆為我的賬號,可能同步更新。

藍田溫玉雪中暖 一

→烈火如歌同人
→早期寫的小學生短文
→我只是固執地討厭改編的電視劇
→與原作劇情結局不太一樣
→bl慎入 3p慎入
→我覺得我ooc了慎入
→開不開坑,這是一個問題
→寫不寫肉,這也是一個問題
→犹豫我无法选择,他们变成了2攻1受的结局

   

    如果有人問玉自寒想不想恢復嗓音,想不想再次站起來,他大都淺笑搖頭。

      因為從未得到過,所以不會覺得惋惜。他本以為,在所有事結束以後他便可以隱居,偶爾來看看他的如歌也就心滿意足了。
    
      明媚的少女是他的心頭肉,是他的珍寶。他這殘破的身子配不上她。或許只有雪,只有雪那樣的仙人才配得上如歌。雖然兩個人的性格都有些相似,但雪終歸是成熟一些,如歌亦是成長不少……更別提戰楓會留下輔佐如歌。

     他可以好好隱居了,他一直這麼以為。

     「為何跟來?」

     「我倒想問你同樣的問題!」

      「誒!兩位大哥!冷靜,不許壞了二師兄的住處!」
  
      如歌依舊一身張揚艷麗的紅衣,此刻卻面色著急地卡在戰楓和雪之間,時不時向玉自寒投去求救的眼神。

      玉自寒有些無奈,為什麼這兩個傢伙搶如歌要搶到他隱居的山林裡?他只把位置說於如歌,難道是如歌解決不了所以來找他幫忙嗎?

      如歌啊如歌……我那麼喜歡你,卻還要把你送給別人……現在,我還要幫你決定你該選哪個嗎?玉自寒不自覺地縮了縮肩膀,一種寒意自心底升起,而無奈像苦茶蔓延至全身,他只覺得又冷又苦。

     玉自寒坐在輪椅上,手裡還捧著沒看完的書,正煩惱要如何勸告他們,順便安慰如歌,卻見雪蹙著秀麗的眉,一臉不開心地蹲到他面前二話不說就抓起他的手腕把脈。

     玉自寒愣了愣,並沒有掙脫,只是目光疑惑地看著對方。過了一會兒雪沒好氣地道:「既決定隱居就應當好生歇息,處處思慮作甚?」戰楓聞言望了過來,幽藍的眸子深邃得像是要把他吸進去,薄唇緊緊抿著,顯然並不高興。

     不等玉自寒開口說話,雪就又道:「我要在這裡住下,你這身子就歸我管了。」玉自寒微微瞪大雙眼,隨即看向如歌,似是在詢問。
  
       「看小如歌作甚?她沒有求我,是我自己要來醫治你的。」醫治?玉自寒聞言不禁失笑,明明傷得比他還要重,不好好閉關修煉還到處亂跑是要幹嘛呢?

      「保護你。」戰楓一如既往地寡言,說了一句就安靜下來。他又不是沒有護衛,再說這深山老林的,事情亦解決了,並沒有什麼可以危害到他的吧?

     「你們出去,出去!先出去!」如歌氣呼呼地把一藍一白的兩個身影給推出門外,又大力地把門給關上,玉自寒幾乎都可以看見門發出的聲響了。

       「如歌,不氣。」玉自寒低低地道,嗓音依舊不自然,沙啞而音不著調。玉自寒習慣了自己的「聲音」如歌當然也是。紅衣的少女心疼地蹲下,給了玉自寒一個擁抱,而後十分認真地看著他,說:「玉師兄,我跟你說一件事兒,你別嚇著啊?」玉自寒看著如歌,點點頭。

      玉自寒應了聲好,心裡不禁開始猜測到底是什麼事。該不會……如歌懷孕了?想到這裡,他忍不住捏了捏書本的一角,但還是故作鎮定地看向如歌。

       「就是……戰楓和雪他們……」他們怎麼了?他們把你怎麼了?他們對你好不好?玉自寒在心中快速地猜測,越發不安起來,就怕看見什麼他害怕的事實。

       「他們倆啊……」

        「嗯?」

        「他們倆喜歡你。」

        「啊啊啊啊啊啊啊如歌你說過你不會告訴他的!」
    
        「……?」玉自寒懷疑自己是不是眼花,讀錯了如歌的唇語。

         玉自寒愣愣地看著身前的如歌,還有破門而入的雪。白衣男子的臉上有著可疑的紅暈,他身後的戰楓則是撇開了視線,眉頭皺得幾乎可以夾死蚊子。

       「我為什麼不可以告訴玉師兄!你們,你們倆根本狼子野心!要是玉師兄沒有防備怎麼可以!他是世界上最疼我的人了,你們別想就那樣奪走他!」如歌轉身站起來,將玉自寒擋在身後,幾乎不帶喘氣地把話給吼了出來。

       玉自寒覺得自己一定是讀錯了唇語。

       他希望自己真的看錯了唇語,但死活不離開的戰楓和雪似乎印證了如歌的話。他做了什麼錯事,老天爺先是讓他失去完好的身子、再來是擁有如歌的資格、現在又告訴他倆公子喜歡他?

       這是什麼世道嗯?

      「你們別胡鬧。」下意識地,玉自寒自動將此次事件歸類為他們三個的玩笑,又或者鬧了什麼彆扭,鬧到他來了。又或者,想要逗他開心所以這樣說?

        雪卻像被踩中尾巴的貓,一臉受傷地看著他,而戰楓也面色陰沉地盯著他。

       「誰告訴你這是玩笑?」雪幾乎要哭了,漂亮的眸子裡有淚光閃爍,還一臉難過地開始質問玉自寒。
     
       「……認真的。」戰楓歎了口氣,看起來不太自在地摸了摸自己的耳釘,這樣說。

       「……」玉自寒第一次有種尋死的衝動。

        雪見玉自寒發愣,扁扁嘴然後說了句「我去煎藥」就出了房間,戰楓則是走近然後將他自輪椅上抱起再放到床上。玉自寒還沒發回神,也難得地面色不悅。

       玉自寒覺得,他這是沒法好好隱居了吧?

蓝田温玉雪中暖 二

评论(25)
热度(30)
©路西法 野狼 LW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