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西法 野狼 LW

我的筆名,是由兩樣我最喜歡的事物組成的。
曾經的六翼大天使路西法,或群或獨的狼。
我喜歡書寫腦中的構想,並賦予他們我所有的一切。
習慣了無時無刻地寫、也十分享受這份甜蜜與痛苦並存的嗜好。
這大概是我唯一到死也不願放棄的事物。

你好,我叫路西法野狼,Lucifer Wolf。
今天的你,過得怎麼樣呢?
讓我來為你寫個故事吧。
讓我來為你說個故事吧。

獨一無二的故事。

噓——


注:『路西法野狼』和『路西法 野狼』皆為我的賬號,可能同步更新。

《月季如華》

→三題故事
→日常
→hp塞哈
→cedric x harry
→竹馬竹馬
→沒有魔法沒有慘劇,大家都是平凡人
→鄰居設定,塞德比哈利大兩歲

這是我自創的三題,要拿的話請先告知

三題題目:

【透進一些光的房間,花茶,玻璃瓶子】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哈利常常會坐在書桌前發呆。他的書桌就在房中唯一的窗前;偶爾,他會看著窗外發呆。從窗戶往外望的話,可以看見家前大樹的茂盛枝葉、嘰嘰喳喳的鳥兒、還有對面那間空置許久的房子。

     哈利喜愛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感覺。溫暖的陽光會佈滿他的書桌,也會跑到他房間的各個角落,一會兒亮一會兒暗的。陽光的溫度走得很快,但獨屬太陽的氣息卻能長時間地留在他房裡,唯有在入夜以後才會慢慢消散。

     哈利無比眷戀陽光的感覺,暖洋洋的、充滿活力、讓人安心的陽光。

      又是一個下午,九歲的小哈利從午睡中醒來。他迷迷糊糊地蹭了蹭床鋪,隱約聽見一些吵雜的聲響才不太情願地醒了過來。他坐在床上發了一會兒的呆,才慢吞吞地爬下床,然後赤腳走到書桌那裡。

     夏天的微風輕輕地吹著,天花板的風扇也咿咿呀呀地轉動著。這些聲音像最好的催眠曲,哈利趴在書桌上,一絲絲的困意又襲上他的思緒,朦朧著視線卻直直地盯著從窗外爬進來的陽光。

     「嘿——你好——」突如其來的叫喚讓哈利清醒過來,他愣愣地望着對面那空置的房子,發現那裡多了個男孩。

     他剛剛,是在跟自己打招呼嗎?

     「我們家剛剛搬進來!我叫,塞德里克——」那個男孩努力地對他大喊,話語間滿是愉快。哈利依舊愣愣地看著他,忍不住眨眨綠色的眸子,似乎在思考要不要回應他。

     男孩有著灰色的眸子和黑色的頭髮,而哈利覺得他長得很好看。

     夏季的午後,陽光很溫暖。哈利家對面新來的男孩的笑容和陽光一樣,暖洋洋的,讓人想要一直陷在裡面。

====================

      「哈利?」塞德里克戳了戳身旁卷髮男孩的臉頰,看著他一臉迷茫地望過來就忍不住想要發笑。哈利是個安靜的男孩,要不是看過他玩球的樣子,塞德里克都要懷疑他是不是自閉兒了。

      男孩有著午睡的習慣,只要有時間午睡就絕不放過。而他每次午睡醒來時,就是這麼一副呆呆的模樣,看起來可愛極了。

     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這傢伙似乎也是剛剛午睡醒來?

     塞德里克揉了揉哈利的頭髮,遞給他一杯花茶。他的母親很愛喝花茶,所以他們家有著各種各樣的花茶。就連後院也種了不少花,盛開時他總會幫忙採摘然後製成乾花瓣收進瓶子裡。

    「唔,謝謝。」發呆有一會兒以後,哈利總算把自己的思緒找回來了。他小心翼翼地捧著溫熱清香的茶水,小口小口地喝了起來。

      塞德里克單手撐頰,帶著淺笑望着哈利。綠眸的男孩沒法長時間忍受他的視線,很快就紅了耳尖,隨後逃跑似地低頭注視著杯子裡漂浮的花瓣。

     「呵呵,哈利又害羞了。」塞德里克說著就伸手去捏男孩的臉頰,對方不惱也不躲,但紅暈已經從耳尖蔓延到耳根,悄悄地爬上他的雙頰。

     「哈利,我好喜歡你喔,你要不要嫁給我啊?嗯?要不要嘛?」塞德里克笑嘻嘻地說著,一邊趴在桌上看哈利,視線穩穩地抓住他,灰色的眸子裡盡是得逞的笑意。

      啊啊——這傢伙總是這樣,真是任性得不得了。

     哈利瞪了眼年長他兩歲的人,巴不得一巴掌甩在那張迷死萬千少女的臉上。反正他臉皮那麼厚,打下去他的手還比塞德里克的臉疼呢!

     掌心滿是茶水的溫度,哈利伸手蓋住塞德里克的眼睛,也擋住了那緊緊相隨的視線。

     那樣熾熱的眼神,他實在受不了。

     塞德里克似乎很習慣這樣的互動,只是低低地笑了聲然後伸手抓住哈利的尾指,放在唇上親了下。哈利羞惱地把手縮回來,而男孩的雙眸還是溢滿笑意,毫不含糊地盯著他。

     像陽光一樣溫暖的笑、比陽光還要熾熱的愛……哈利覺得,除了陽光以外,他大概最喜歡塞德里克家的花茶了吧。

====================

     哈利要上大學以前,收到了來自塞德里克的禮物。

     透明的玻璃瓶裡面放滿了褐色的紙條。一個個都被細心地卷成了圓柱形,並且用小鐵圈固定著。底部是深淺不一的藍色細沙和石子,瓶口還綁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上頭還有一朵經過乾燥處理的紅色月季。

     「生日快樂,哈利。」哈利看著那不算精緻,也不貴重的玻璃瓶子,心裡的開心不只一點。

     「謝謝你,塞德。」哈利抬頭對他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那綠色的眸子在鏡片後面閃閃發亮。

      塞德里克發誓,那絕對是他這輩子看過最漂亮的眼睛。

      「拿出來看看吧?裡面的紙條。」塞德里克拉着哈利在公園的草地上坐下。又是一個夏季的傍晚,公園裡沒什麼人,只有一點涼爽的風、還有哈利和塞德里克、跟那個漂亮的玻璃瓶子。

     哈利看著塞德里克拿出專用的小夾子,忍不住笑了。

      「噗嗤,準備得挺齊全啊?」塞德里克難得害臊起來,耳尖發紅的樣子竟有些可愛。哈利也不鬧他,只是笑著把紙條一個個地拿出來,攤開來看看裡面到底藏了什麼。

     「我喜歡你的眼睛,他們比翡翠還要漂亮。」

     「我喜歡你臉紅的樣子,看起來就像熟透的蝦子一樣可口。」

     「我喜歡你發呆的樣子,比小兔子還要可愛。」

     「我喜歡你打球的時候,充滿活力的笑容。」

      「我喜歡你睡覺的樣子,睫毛抖動像蝴蝶的翅膀。」

      每當哈利打開下一個紙條,他的臉就又燙了一些。塞德里克難得地沒有說話,但哈利也沒敢看他的表情。

     後來的紙條,有好多都是寫著:「哈利,我喜歡你。」、「哈利,我愛你。」哈利打開最後一個紙條,上面是塞德里克好看的字體,大寫的一句:「我真的很愛你,我的哈利。」

     這個傢伙,還是和以前一樣任性呢。不問不管地,就奪走了他的心啊。

     塞德里克看著自己喜歡了那麼多年的男孩,有點緊張地抿著唇從他手裡拿過玻璃瓶子。哈利紅著臉看向塞德里克,綠色的眸子看起來溼答答的,似乎要哭了,卻又沒有一滴眼淚掉下來。

     他用夾子撥弄了下瓶子裡的藍色細沙,有什麼露了出來。待塞德里克把那東西夾上來,哈利才發現,那是一個銀製的項鍊。另一端掛著同樣是銀製的戒指,內側刻著:「塞德里克愛哈利」的花體字。

     「哈利,你,願意、嗯、跟我在一起嗎?」塞德里克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緊張,好不容易再鼓起勇氣看哈利的時候卻發現他一直在掉眼淚。哈利的鼻尖和臉頰都紅紅的,看起來就像一隻小兔子惹人心疼。

     塞德里克心疼地把人摟進懷裡,第一次覺得手足無措。正當他要開口說話時,卻聽見哈利的聲音悶悶地傳來:「幫我戴項鍊。」

     塞德里克愣了一瞬,隨即就笑出聲來然後為哈利戴上項鍊。不等哈利說什麼,塞德里克抬起他的下巴,輕輕地吻了上去。哈利有些害羞地嚶嚀一聲,最後還是稍稍地靠近,接受了那個壓抑許久的吻。

     夕陽的光輝很溫暖,他們的愛意很濃烈。玻璃瓶裡塞滿了被打開的紙條,瓶口的紅色月季微微顫動,彷彿正在訴說著它的花語。

     ——我的戀人啊,我熱烈地愛慕著你 。

Endless

评论(2)
热度(25)
©路西法 野狼 LW | Powered by LOFTER